新旧《卖橘者言》和老虎吃人

一般社会理论研究,社会现象之分析批判和展望。

版主: 高隐

四号
帖子: 14
注册时间: 周一 3月 13, 2017 8:19 am

新旧《卖橘者言》和老虎吃人

帖子四号 » 周三 3月 15, 2017 2:10 pm

明朝著名文学家及政治兼军事家刘基在他的《郁离子》中有篇脍炙人口的文章,《卖橘者言》,文章中谈到卖橘者对刘基说,卖橘者只为三餐贩卖金玉其表败絮其中的橘子,赚取三餐费用。而统治阶层以谎言治世,危害社会所造成的影响,不知是普罗市民贩卖假货的几千万倍,知识分子不去拆穿他,指责他,却来指责一个为生活不得不卖假货的商贩,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当然看到这个,大概骂刘基(伯温)是圣母婊,装逼犯的,应该不在少数吧。-----套句爱国者的话,什么事都推到政治,你目的是什么?!

  香港经济学家张五常也有一本畅销的经济学著作《卖橘者言》,他谈到香港商市里那些卖鲜花或农产品的,为维持市场秩序,通常都把滞销货或未卖完,隔天可能败坏的水果、鲜花清理掉。为的是维持一个良好的市场信用秩序,这种秩序可以维持顾客对商家的信用,毕竟贪图小利与信用之间,还是维持信用对商人最有利。

  那么香港商人为何能维持这种信誉呢?当然和香港政治有关。一个社会如果政府是鼓励创新,讲究维护法治尊严,那么这种社会创造力绝对是高的。如同英国在18世纪奖励创新,鼓励研究发明,因此产生了工业革命。20世纪的美国,不怕颠覆传统,因此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国家,这点都和政治本身有着密不可分关联。

  同理,香港在政治改变,启动廉政公署,戮力法治,也改变了香港人对信誉的追求。德国社会学家韦伯就谈到,法律才能让社会秩序受到尊重。如果一个社会上面贪腐滥权,底层不营私钻利的,怕是十分困难。因此哪里有空子,哪里就钻,不钻的岂不成了这社会傻子。这也可以看到,这种社会绝对是上行下效,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社会。正如刘基《卖橘者言》说的,上层社会都虚假谎言,底层的岂能不钻空牟利?这也可以看到中国各旅游区商旅质量是如何了。逃票,不排队,这不是国民素质问题,而是整体社会所营造的结果。正如孟子说的,上下交相争利,这种社会能有公义廉耻?!四维不彰,社会不要脸的底限就不断被突破。因此浙江动物园老虎吃人,只不过是当中较为突出例子,人死了,出了人命被社会较多关照而已。实际上各风景区逃票的早已司空见惯,没出事(人命)所以没人当一回事而已。

  当然把这种恶质化的社会,归咎给什么人民就能改变是什么社会,从逻辑因果来说,洽是颠倒是非,把责任推到社会底层,忽略了真正原因。如同唐末以降的中国知识分子,企图用新民(改善国民素质)的乡约改变中国社会,但实际上这种改变根本是不可能的,千把年来中国封建帝制,专制力道和野蛮不人道越是强悍,社会越是愚昧,人民越发自私自利。其原因还是不从病灶上根除,根本病根无法治愈,表面病兆就无法消除,道理是相同的。

  这里我们可以列举日本明治维新,日本明治维新的那些志士显然的比中国知识分子更明白政治才是改变所有一切道理。因此同样维新,清朝是一派涂地的失败,日本则是从根本上翻了翻,成了亚洲第一强国。究其因,日本知识分子认为「改变国民性」必须从政治层面着手,只有政治上改良,社会才能真正改变。单独想从一二国民间改变素质,实与现实间相违背。因此可见,中国知识分子在面对问题时,对现实面的是逃避的,他们害怕得罪统治者,把一切问题推向了可怜被渔民化,孤岛化的社会群众,而不敢把箭头瞄准根本的原因。

  总之,老虎吃人是悲剧,逃票是可耻的,但只要根本没改变,这种事件还是会层出不穷,没有改变的任何可能性。这种绝不是所谓衣食足而知荣辱可以证明的,要是衣食足就能知荣辱,社会还会有不法所得数十亿的贪官吗?!我再举个例,法国大革命的相互举报,是人性还是因政治因素所造成的?法国孤岛化社会是雅各布宾党造成的,还是法国底层天然呆所造成的?这答案不是很简单吗?!

回到 “社会”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3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