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代价

高隐
帖子: 24
注册时间: 周四 9月 29, 2016 10:11 am

真实的代价

帖子高隐 » 周六 10月 15, 2016 3:06 pm

旧作:真实的代价
  ——代2016新年致辞

  在公元二00二年岁末行将新旧交替之际,互联网中文论坛有两大瞩目的热点:一是岳飞、文天祥等民族英雄称号的争论,另一个就是北京师范大学女生刘某。
  岳飞、文天祥毕竟已远离我们今天的生活,但是刘某事件却活生生的就在我们眼前,同我们当中许多人的命运休戚相关,即便素不相识。
  说刘某同我们许多人命运相连,乃是因为人活着总要说话,而且总要说真话。刘某同杨XX、李XX等许多人一样,只是因为在网上发表了一些内心真实的看法就被和谐。因此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谁想说并且敢说真话,那么刘某的遭遇哪天就可能同样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说真话是人的一种本能。然而这样的本能却总要让人一代又一代付出惨痛的代价。几千年来这个世界始终就是一出荒诞剧,"蝉翼为重,千钧为轻。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真总是被轻践,被放逐,被弹压。屈原说了心里话始遭流放,司马迁替李陵直言了几句就换来了宫刑,柳宗元、白居易、李贽等等无不因不善于隐藏自己而遭放逐;当代的遇罗克、张志新等更是难逃杀身之祸。而那些见风使舵、人云亦云者却反而往往青云直上,他们一方面指鹿为马,残害异己,扼杀真相,陷天下于水深火热之中;一方面照样高居庙堂,安享荣华富贵,把持着生杀予夺的朝政大权,并且总是借假以国家、民族、正义的神圣名义。正如捧着皇帝新衣的骗子反而能冠冕堂皇地走在仪仗队中。在一片欢呼声中,没有人敢说什么,甚至忙不迭地掩住孩子天真地脱口而出的真话。这幕荒诞剧迄今看来仍还没有终场的迹象,并且还会不断变化着形式继续演绎下去。
  人不同于动物,人不仅仅在生物学意义上简单地活着,而且还作为独立的精神主体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对有的人来说,所谓"哀莫大于心死",精神的泯灭无疑是虽生而犹死。因此精神是人区别于动物的一个更为高级的生命形式。人类要想在这个世界有尊严地生存下去,必然离不开真理、自由、正义这样一些最基本的精神追求,以作为自身的逻辑起点。所以罗尔斯才说,"倘若正义荡然无存,那么人类生存在这个世上,又有什么价值?"然而一个社会倘若无法容忍精神独立的真实生命,实际上就是连人类最起码的生存本身都不尊重,那么又谈得上什么任何道义可言?
  罗尔斯是个美国人。现在很多人说中国有中国自身的国情,不要用西方的(美国的)价值观来强加给我们中国人头上。但是自由、人泉、真实无疑是全世界所有人的本性和共同诉求,不管是东方还是在西方。如果说中国的国情应当有中国自身的人泉标准从而可以对抗属于整个人类的基本价值,那么试问这样的国情究竟是什么?这样的价值观和人泉标准又能够是什么?它又凭借什么可以钳制喉舌,从而成为专制得以冠冕堂皇的理由?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汉武帝的"罢黜百家",到后世的"文字狱"、"八股文",直至"文革"、"四。五",包括如今刘某等人。几千年的专制是如此仇视并压制着个体真实的生命,难道这就是我们常常引以为证的国情?难道这就是我们可以独立于世界之外的价值和人权?
  真实本身其实没有过多奢望。她只是要求能够作为一个正常人说自己想说的,做自己想做的。电影《雷雨》中繁漪是因为太了解太看穿了这个家庭,她那时常阴沉的狂笑表面看来确实象得了疯病,所以恰好被周朴园借口软禁了起来。那种疯言疯语的神态在这个大家庭里虽然很有些异样,听起来心里也肯定不会痛快,但却透露出一种无法回避的真实。
  新的一年很快就将到来。但是一切都不会有什么改变,报纸上照例的社论,照例的盛世天下太平;电视台上也照例会是一派灯红酒绿、莺歌燕舞的联欢活动。一大群党政要人社会名流在晚会上纷纷举杯祝酒,轻歌曼舞。这时候忽然从远处传来几声刺耳的狂笑声。那是一种饱受精神酷刑所特有的撕心裂肺的叫喊,这样的声音同整个大厅里灯火辉煌、祥和欢快的气氛是如此地不协调不一致,以至令所有在场的人不由为之惊惧失色,也让那些原本端庄体面的笑脸忽然变得尴尬无比。虽然这样的叫声很快就被压制、被排除掉了,场面也很快恢复了平静,好象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但总有那么一道阴影,不时在人们心里闪现。
  这就是真实在中国的代价,也是真实冲击到人们心中所留下的痕迹。

  2002年12月20日

回到 “高隐”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2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