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815大跳电,跳掉一个经济部长

香港和台湾时事政治,社会现象之分析评判

版主: 高隐

四号
帖子: 14
注册时间: 周一 3月 13, 2017 8:19 am

台湾815大跳电,跳掉一个经济部长

帖子四号 » 周六 8月 19, 2017 8:11 am

一, 事件导读
815全台大停电,是指2017年8月15日16时51分起在台湾本岛各地发生,造成各县市部分用电户发生无预警停电事件。参与大潭电厂营运的台湾中油公司在停电后第一时间把事故调查结果定调为「承揽商更换计量站控制系统的电源供应器时误触,导致气阀关闭停止供气」,其停电前的备转容量为3.17%,属于供电警戒橘灯状态。

这场突如其来的大停电间接导致一人死亡、一人受伤,使得受影响之供电分区内的许多商家暂停营业、道路一片漆黑,造成人民生活不便。

全台电力几乎都恢复之后,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指出此次停电是因为「人为疏失误触」而导致的供电系统瘫痪,表示「该系统明显地过于脆弱,可是台湾竟然就这样过了这么多年」;行政院长林全表示:「815停电事件不是电力备转容量不够的问题,是电力稳定性跟管理责任问题」,他认为不能忍受此次停电的人为失误,此外亦表态反对以核电养绿电的看法。

二, 事件发生后,政府态度

815停电后,蔡英文总统首先在脸书上向国人致歉,并认为这是不应该,也不当发生的事。蔡英文在脸书承认,台湾电网过度集中,没有适度的分散,造成电力派送安全存在高度危机。但蔡英文仍坚持分散发电电源,及强掉绿色能源开发,是此后所必须坚持的。

接着在815晚上9点,经济部长李世光率中油及台电董座招开记者会,并宣布辞职。接着第三天,对外宣称被政治斗争,被喊下台不只一次的高雄市长花妈派系的陈金德,跟着辞职下台。而下台时间正是他在行政院报告开始的十几分钟后,这个时间点让人耐为寻味。当然除了中油之外,台电亦处在核爆中心,想脱身怕也是难。

在立法院,立法委员不分蓝绿,皆要求行政院长必须到立法院报告这次停电原油,并追究相关人员。对此,行政部门极为在乎的前瞻计划,势必受到这次大停电影响。

同时,桃园地检署,也将调查相关人员有无废弛职务,因而酿成大停电灾祸。815全台大停电,桃园地检署襄阅主任检察官王以文今天表示,为查明相关原因是否涉及不法,地检署已经分案侦办。

王以文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815全台大停电引起民众质疑相关处理过程是否有瑕疵,为厘清案情有无涉及不法,桃园地检署今天上午已经分案,并指派民生犯罪专组主任检察官林秀敏,带领同组检察官数名投入侦办,希望查明厘清事件原因。

三, 大停电的政治责任

台湾在废核声浪中,无核家园已成了社会主流声浪。当然无核家园也是蔡英文竞选得于胜利原因之一。因此重启核能,至少已经成了一种不可能。然而用电吃紧,备电量一直低于法定16%,造成企业忧心疑虑,这也是政府必须克服重要问题。之前台湾国宝级企业台积电3微米远走美国传闻,并非空穴来风,因此在备电量不足下,蔡英文政府犹如走在钢丝上的「瓦南德伦」,必须要步步为营。

这里可以看出,在民主政治中,政党政治在引领民意同时,所必须承担的政治责任是如何宏大。政治领袖必须告诉人民前途道路在何方,政府有能力将人民带到所要到达的目的。而政治人物也必须倾听,人民的忧虑和需要,才能构成双赢,否则只有下台一鞠躬的份上。

有人或说,民主就是民粹,至少这就是。然则,追究事实,人民追求一个安全用电环境(核灾与核污染、核废料难于处理考虑),并不是民粹,而是含有环境保护与级政治上的世代伦理要求所需。当代人无权破坏祖先(已逝世他者)留下来的美丽环境,也无权将环境资源破坏殆尽再交给下一代(未来的他者)。因此谁的主张符合人民需要,谁有能力完成,人民就将一定任期政权委托给哪个政党,这是天经地义的事。谁没有能力完成,谁就没有办法再次获得人民的信任和授权。这也是民主政治天经地义的事,而所谓的民主,也无非是民意和政党之间比谁获得信任和肯定之间的竞争。因此政党获得执政必须遵守与人民之间的游戏规则,殆无疑义。

四, 民主政治下的政治伦理

从民主政治下的责任政治观下,政务官背负政治责任下台,是民主政治下的常态。当一个社会重大事件发生时,主事政务官随时都有可能成为祭旗。期间并不是因为这些问题的发生,是由政务官过错所发生的。而是在民主政治下,政务官必须为社会重大事故承担民意的指责。例如2009年88水灾造成大林村灭村事件时,刘兆玄率内阁总辞,道理是一样的。

人民必须要看到政府有人为这种重大社会事故负责,才能相信政府有决心和魄力去改善发生重大事故的原因。因此李世光请辞,陈金德请辞,都是在民主政治责任与政治伦理中所必须承担的牺牲,不管你贡献多大,社会清誉多高,只要你一踏上政治这一条路,就需要有随时下台的准备。就算你脸皮厚得像城墙,或则像一条哈巴狗天天巴望主子恩赐,也难逃民主政治的伦理铁律。

而更重要的是,执政政党在获得人民信任而执政那一刻,就必须背负民意压力。又要马儿好,又要马不吃草,是民主政治下政党必须体认的严苛课题。没有本事,只会唬烂,最后只有落得人民唾弃。当然这并非说是水能载舟,水能覆舟这种二分法理论。因为在民主政治中,从政是人民权利,国家是属于人民的。你要获取多数同类(国民)同意,首先必须要一套良好的QC工程图来说服你的选民,并随时注意可能的意外。否则下一轮,执政换人做,新的民意,或人民有新的价值取向,而政党无法跟得上,那么你就只能沦为在野党。民主政治,说穿了就是这么一个玩艺儿。人民与政党相互引领,谁能获得信任,谁有能力执行人民信托,谁就是赢家。但民主政治绝没有所谓的政治是用血来拿这种事,强调江山是我打的,要你就拿命来换的,绝非民主政治。正如民进党与国民党的轮流执政,只有选票上输赢,没有谁需要流血。民意指向,与为政治付出政治责任,才是民主政治下的政治伦理。

回到 “港台”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4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