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怎么了?——试为“中国病”把脉(2014年11月旧作)

有关中国时事政治,社会现象之分析批判。

版主: 高隐

周明河
帖子: 40
注册时间: 周日 9月 18, 2016 8:34 am

中国怎么了?——试为“中国病”把脉(2014年11月旧作)

帖子周明河 » 周五 9月 23, 2016 9:14 am

前几天,我在天涯杂谈普欣所撰《历史回归,但愿不是再度落后的悲哀》一文中留言【留言内容见后文附录】,有热心的朋友认为我说的也挺有道理,所以建议我不妨就此展开大篇幅的讨论,以与普欣之文相互映照。

我自揣浅陋,但近来还真的颇有些感想,借着这个热乎劲儿,我就把自己内心的思考和焦虑吐一吐吧,希望能够带给大家一些可贵的启示。

 

一、“中国病”概念的提出

 
众所周知,几十年前流行着一种“英国病”的说法,主要用以戏称战后英国经济中长期出现的滞涨现象(法国人也认为法国有种作为官僚主义后遗症的“法国病”)。

在我看来,“英国病”并不是多么严重的,英国社会的机体总体还是健康的。但是由着这个思路,我又不禁想把苏联—俄罗斯的症结概括为一种“俄国病”——我认为这种病就非常典型和严重,不但久治不愈,而且对于国家、国民的伤害巨大。由于内容和篇幅所限,我这里不就俄国病问题展开讨论,而是沿着这一思路走下去,让大家注意到一种与我们的社会、生活更为紧密关联的一种病症——也就是我所谓的“中国病”(我认为还存在由种姓制度等文化毒素所引发的印度病)。

我三年前在解释中国历史上的朝代循环更替的奇特现象时,曾专门提出了“制度性崩溃”这一概念,即历代王朝崩溃的总症结是高度集权、官僚主义的政治结构。“中国病”的概念也是本人所首创,至少我目前还没有见到有关这一概念的提出和相关论述,所以本人思想中的这点原创成分还请大家做个见证。

那么,究竟何为“中国病”呢?通俗而言,就是“洋务运动后遗症”,就是后发国家在单纯进行技术模仿后制度、文化严重滞后所引发的机体的病态现象。

通过学习近代史我们知道,在清末的同治、光绪年间,中国开展了一场自上而下的洋务运动。在这场运动中,中国大量引入了西方的先进技术(尤其是军工方面),从而在很大程度上壮大了国力、军力,取得了左宗棠征西、中法战争等一系列对外战争中的佳绩。可是由于中国的制度和文化中完全不具备走向现代文明的种子(基因中完全没有民主、自由的成分),经过一场惨痛的甲午战争,号称拥有亚洲第一强大舰队的中国,就被日本这个先前看来不大起眼的邻居给打回了原形——由此引发了对“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彻底怀疑,以孙中山为代表的民主革命思潮开始涌起。

可惜的是,几经反复和挫折,拥有巨大历史惯性和不幸历史机遇(如苏俄干涉、日本侵华)的中国,并未在20世纪实现真正的民主,相反可怕的极权制度的出现,却夺去了数以千万计的人民的生命,以及造成了惊人的文化断层。正是基于对极权制度的反思和抛弃,中国人开始了“改革开放”的实践。

究竟什么是改革开放呢?其实说白了,就是新时期的洋务运动,就是新时期的自强运动。因为其中的“中国特色”的痕迹是如此明显、如此被坚持,以至于几十年来不动摇,至今有桥不走、还在“摸着石头过河”。


 
二、中国最近三十多年发展的奥秘
 

中国今天的所谓经济成就,是我们大家有目共睹、感同身受的,但是对于这一成就的本质及其成因,却可谓见仁见智。本人在这里不想对那些虚骄、浅陋之见一一驳斥,只想对此提出自己的有关分析和解释。

首先说,中国这三十多年的成就,主要是技术、物资方面的成就,这一成就的取得得益于对西方先进技术的模仿(或者说“山寨”)。中国作为后发国家,存在这种通过技术模仿快速迎头赶上的优势,西方用300年、200年所取得的科技成就,后发国家用50年、30年也许就能够赶上——且不说是否能够与之齐头并进。

其次,不得不强调,中国这三十多年的制度、文化特性没有根本改变。此前是一党专政、官僚主义,现在仍旧维持原状,甚至可以说至今犹行秦法政;过去人权状况糟糕,如今也没有质的改变;过去的党文化遗毒,至今也未得根本清理。贫富差距的可怕也许不能说明问题的严重性,但是底层的民生状况堪忧、大部分人被国家通过各种方式盘剥的境况,却仍是实实在在存在的社会常态。

技术模仿、市场繁荣、快速进步是如何实现的呢?难道真的是由于党的英明领导吗?很显然,无论是就我们的经验观察,还是逻辑推理,我们的官员在这种体制的决定下,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英明的——就是真的英明,也不可能被这个体制所容忍,道德的逆淘汰、能力的逆淘汰都是必然的。

改革开放、管制松动,带给中国人的首先是过去锁链的解除(实质是部分解除),温饱线上挣扎了几千年的中国人面对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没有理由不释放出前所未有的生产热情、致富激情!这个时候,偏偏又遭遇上了全球贸易自由化的浪潮【缺一不可的要素】,发达国家由于对高污染、高消耗的顾虑,以及对于人力成本、生产成本的考量,不能不把那些劳动密集型、资源高消耗型企业转移到落后国家来。

为什么偏偏是中国成为了号称“世界第一工厂”的“幸运儿”呢?这主要是因为中国广阔的地域、相对丰富的资源储备量以及广大而廉价的劳动力。

那么中国的制度本身对于促成世界工厂的形成,究竟有无正面促进作用呢?有!由于中国的官员掌握着巨大的权力,可以对人民发号施令甚至予取予夺,通过城乡二元体制、限制工会等措施,也就形成了作为中国发展过程中一大特色的“低人权优势”。由于这一优势的存在,社会交易成本(福利成本)大大下降、决策及实施效率大大提升——先不管腐败成本的巨大以及很多决策的局限性、盲目性。

如同秦晖教授所讲的,中国改革开放时期的情况,非常类似战后的南非。由于公权力的强大、低人权优势的存在,政府可以随意征地,用于修路、建工厂等;政府还可以不顾当地居民的反对,允许开设高污染、高消耗企业;政府在征收了大量的赋税之后,可以随意进行大规模的投资建设,而不须兼顾民众的福利问题……

什么是“中国模式”?这就是中国模式!但仅仅从对于资源的消耗而言,中国这个人均资源占有量偏低的国家,就是不可能长期维继的。

 

 
三、中国的现状如何?为什么中国会得病?
 
在高投资、低消费的模式制约下,造成了中国过度依赖出口的结构性失衡现象。自07年以来,全球范围的金融危机爆发,对于中国经济的重创可想而知。
出口不可恃的情况下,扩大内需就成了当务之急,而要扩大内需,就必然要具备这样两个条件:第一是收入分配的合理化,提高广大人民的收入;第二,社会保障的到位,使得人民的安全感提高后敢于花钱。

可惜事与愿违,自08年以后的中国走上的不是一条扩大内需之路,而是一条全面的政治维稳、经济维稳之路:政治方面,由于社会矛盾的突出化,维稳费用在2011年首度超过了军费开支,这种大规模开支自然也是全民所承担的;经济方面,政府通过对于土地的绝对控制,通过房地产对全民收入进行了一次大劫掠,在消灭了无数中产阶级和潜在中产阶级、以及城乡(相对的)较高收入者群体之后,政府将这些海量财富应用于基础建设投资等领域,以维持GDP的不稳形势,以保障就业率及为中国下一步的经济发展铺路。

不得不说,这种急功近利、鼠目寸光的发展模式的后果是可怕的,它要比凯恩斯主义的主张还要彻底、还要极端,因为中国政府的权力实在是太大了。至于其后果,首先说这种由国家和政府的投资所主导的所谓经济发展,势必会扭曲社会投资结构、浪费大量社会财富,造成很多拥有合理投资项目的人筹不到钱、国家的盲目投资的回报率偏低(且不论其中突出的腐败)等变态现象,也就是说需要钱的人找不到钱、不需要钱的人乱花钱,市场自身的调节功能基本丧失。

在这种不正常的制度下,环境严重污染、人口老龄化、社会矛盾突出、贫富分化严重、官僚腐败无能、道德危机甚至包括边疆问题等等,都是最真实的中国现状,也是让人一想起来就万分头疼、万念俱灰的事情。

那么这些现象究竟是如何形成或者说怎么造成的呢?是不是它真的是发展中国家必然要面对的一种阶段性的社会常态呢?

就在昨天,我提出当今中国的主要问题就在于制度和文化,而表哥反驳我说:“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美国是一个发达国家,两者不能相提并论!”然而我说明道:“美国从立国之初,就是这套制度,他们的宪法沿用了二百多年,只是有一些修正案,但从来没有推翻从来过。在那个时候,美国人大部分还是文盲呢,美国也只是一个乡村社会、农业社会。”

言下之意,制度、文化的健康、优异,绝不是社会发展的果,而应该是社会发展的因!只有无知的人,才会倒因为果。总之,对于后发国家而言,既有后发优势的便利,也有后发劣势的苦恼,只想要人家的苗、不想要人家的根的行为,注定只是一种投机行为,是机会主义的表现。

中国制度的症结就是专制,就是所谓的程序不正义。本人已经无数次的指出:官僚主义是万恶之源,官僚主义是对于社会的一种捆绑和束缚。在这种捆绑之下,中国的科技、教育的水平会大受影响。

在粗放型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的情况下,中国需要产业转型,需要高精尖技术的支撑,以提升技术含量、打破国际技术垄断。可是,在我们的变态的制度环境影响下,科技的发展出现了瓶颈——就科技发展水平而言,中国甚至明显不及印度,印度的学校、科研机构的环境自由,知识分子也比较耐得住寂寞和清贫,以至于印度在软件等方面领先中国,尤其是印度科学家多次斩获诺贝尔奖——中国籍或者中国本土进行科研的学者却至今呼之不出!

人人都知道教育是百年大计,中国文化虽然糟糕,但是几千年来却一直保持着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然而,假如教育环境恶劣、教学内容跟不上时代,那么这样的教育产业下培养出来的人才是否合格呢?或者说,是否能够满足时代所需呢?显然,远远不能,无论是科技,还是人文,我们都有充分的理由抱持顽固的悲观态度。

当然,最明显的,就是中国法治环境的缺失。没有法治,就不可能健全市场经济,这几乎是一种常识(李大总理也表示过这一观点)。但是中国历来只有王法,只有人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绝对只是空话。

最后,就是中国文化的问题,这个问题更为复杂和隐性。前几天我在一次聊天中表示:“中国人的思想就是世俗理性、功利至上,这其中都隐含着非常可怕的因子。由于中国人不信仰上帝,所以中国人的道德观是狭隘的,讲条件讲范围的,而做不到一种超越性、普遍性。信徒一般是虔诚的,甚至是狂热的,跟无信仰的人不一样,这个时候教义的内容很重要,引导正义、道德就可以贯彻这些观念。”

当然,以上观点还只是一斑,诸如狭隘民族主义、大汉族主义、国家主义等文化问题这里就不展开讨论了。但是我的结论是,制度不能万能的,民主不是万能的,必须还要有文化的辅弼,两者相辅相成。

 
 
四、改革如何进行?
 
面对以上诸多症结,中国人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需要改革!

我们已经革命、改革了一个多世纪了,专制的阴影却始终挥之不去,因此我认为,真的是时候进行实质性的政治改革了,不然中国的再次落后、与先进国家拉大差距就是必然的了,随之而来的,绝不仅仅是贫困。

广大的中国人,没有经历过由快速发展堕入经济凋敝、社会动荡的经验,总是抱着无知和侥幸心理,以为中国可以就此保持万古长青。很多短视的中国人尤其是既得利益者(或自以为既得利益者),都希望能够维持现状、得过且过,可是他们不知道,根本没有人希望会乱,只是专制社会、经济周期自身的发展结局、逻辑终局必然是衰和乱!而如果我们此时不能对症下药,那么这个衰乱的周期和严重程度就会大大超出我们的容忍程度。
重病须下猛药,但是中国这种机体已经病入膏肓,下猛药之先,还是须适当培植下元气。至于这种元气究竟该如何培植,也许见仁见智,本人将在下面提出自己的见解。

在集权国家、后极权社会,社会成员往往是高度原子化的,无法拥有强有力的政治组织,因此大动作的改革必然要由上层来推动——只要上层不想推动,下面的人再积极踊跃,也不可能收到太大成效——抓一批、恐吓一批,也就暂时安稳了。

在苏联历史上,勃列日涅夫将斯大林模式发展到了极端,从而造成了苏联的急剧衰落。有鉴于此,戈尔巴乔夫这个政治新秀、国家的头号领导人决心进行大规模的改革,结果他也真的大大改变了苏联的历史——戈尔巴乔夫改革的成败不是我们今天所要讨论的问题,但是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苏联一直不存在中国的这种“新时期洋务运动”,不存在私营经济三十年的蓬勃发展,也没参与过全球市场化(至少是参与度极低),因此俄罗斯至今还是依靠直接出卖资源这种最低端的手段维持经济。

从这个经济基础上而言,仅仅拿苏联改革的正反经验来比照中国有些行不通,而那些认为党一旦倒下中国将比苏联更惨的人,明显是危言耸听——因为中国下层民众的经济自主性远远高于前苏联人,中国人对于国家的依赖也弱得多,因为国家几乎从来不管我们的死活!换句话说,只要没有军阀捣乱,中国人的日子照过。

要进行社会的急剧变革,尤其是政治体制的巨大变革,阻力可想而知。这个时候,最高政治权威或者说最高统治者的集权,也就成为必然和改革的前提条件,正所谓“用独裁结束独裁”。因此,习总目前的大规模集权和通过反腐等手段加大政治清洗力度,还是非常必要的——当然,他的目的及未来的方向,还很难让人乐观!

假如这十年是重大改革的十年,我认为首先就是要彻底贯彻法治,培养中国人的遵守契约的习惯以及尊重游戏规则的常识。为了从制度上保障法治的实施,就有必要实现司法的独立,使其不再受到执政党的领导和管制。至于是否要引入陪审团制度等问题,那是需要进一步商榷的问题。

现代社会是商业社会,对于契约的订立和遵守是非常重要的,乃至于对于不遵守契约的行为的相应惩罚也是至关重要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有法可依、违法必究(这个法绝对不能是王法,而是体现民主原则),只有真正做到这些,市场环境、社会环境才能健康。中国的政治游戏规则,向来是暴力至上、枪杆子至上,从上到下充满了这种暴戾气息,充满了对于权力的迷信和崇拜——但是在暴力至上的游戏规则下,每个人都可能是受害者、冤死鬼,什么“刑不上大夫”,历朝历代乃至而今,皇帝如何?国家主席如何?总书记又如何?

与此同时,就是言论自由以及新闻自由,造成良好的社会舆论氛围、思想氛围和监督氛围;为了便于更好的社会监督,官员的财产要公开,腐败问题的解决不能单纯依靠一次次的运动式打击,而且防止腐败更重要。执法要文明化,就是贪官、犯罪分子都有人权,何况根据“无罪推定原则”,在法院未宣判之前,他们只是嫌疑分子。

教育要以去行政化为主,使得学校具有相当的独立自主权(对于学校领导的监督当然也是必要的),甚至于对于教学内容进行重大改革,实现教学内容的多元化及人才选拔方式的多样化,尤其是要废止洗脑教育!

在以上基础性的安排下,权力的下放及民主化就成为当务之急,最高领导只要掌控了上层权力、军队(包括争取民主国家的竭力支持),完全可以实现各级地方的选举自由化,去掉官僚主义的弊病,实现地方的高度自治化(边疆问题也迎刃而解)——中国人最初也许不熟悉和不适应选举,但是只要经历一段时期的培训(如议事规则),在法治环境下,多经历几次,还是不难走上选举正轨的。

最后,当十年任期结束的时候,也就是最高领导人的选举问题。当然还有立法与行政是否分离和如何分离的问题。

有人也许会说,在一党专政的前提下,是不可能拥有程序正义的民主的,也不可能令很多无党派人士成功上位,乃至于上位之后能否很好地贯彻个人主张、积极施政也是个大疑问。的确,政治是需要抱团的,没有自己的党派无法成气候,没有多党也无法形成权力的有效的监督、制衡和激励,何况一个诉求多样化、理念多元化的社会,仅仅只有一个政党也是不可能长久的;但中国社会经过了两千年的高度原子化历程,政党很容易就会变成谋取私利、意气相争的朋党,因此这条民主之路绝不可能顺畅。好比台湾的民主之路,总有些让人寒心的地方,但能够将陈水扁之流投入监狱,本身已经是巨大的时代进步!

一口吃不成个胖子,欲速则不达,我认为党禁需要适当放开——在开放党禁时,朝野要达成某种妥协和共识,即限定新生政党十年或者二十年内不能问鼎最高权力!可以制定一个时间表,如五年后可以问鼎省级最高权力、十年后可以问鼎最高国家权力,等等!而且由于执政党在历史上的不光彩的行径,他们很可能因为顾忌被追究、被报复以至于不能放弃权力,为免除其顾忌,我认为朝野也需要达成一项类似的共识,比如可以仅仅没收其非法所得、重大责任人五十年内不进行司法追究、进行政治大赦等。

在开放党禁之后,一般的政党既不可能也无实力同中共相抗衡,就是真的将中共选下去,新的执政党也不可能真正具有领导国家的实力。就此而言,新生的政党不要急于同中共抗衡,最初只是起到监督作用或者谋求基层发展就好,待自身力量壮大之后,再试着领导国家不迟!政治需要妥协的智慧,这一点永远不要忘记。

当然,有人也许会认为我这是书生论证,那我只能鄙视你的无知。过去的所谓书生、文人,学习的仅仅是千百年不变的所谓经典,但今人的视野和知识结构已经大大改观,尽管读死书的人依然比比皆是。其实,中国人绝对不是说得多、做得少,而是盲目的“做”太多,而批评太少,一家之言太少。
真理是不存在的,问题只有越辩才越清晰。把问题藏着掖着,甚至自欺欺人,是永远不可能解决问题的。只有在漫长的讨论过程中,我们才能够成熟起来。


 
五、中国的前景如何
 
对于中国社会的前景,我很不乐观。遥想韩国、台湾当年,经济的发展都比较快速、健康,在民主化之先,市场的法治化、自由化程度也颇高,尤其由于美国的介入,使得专制者受到了很大的政治压力。

何况船小好掉头,中国这样的历史负能量积累太多的大国,实在令人一想起来,就不免有些脊背发冷!

由于改革的方向并没有形成社会共识,社会的元气也一时很难培植,尤其是今天的最高领导者大有成就“失去的十年”的迹象。甚至包括最高领导的素质问题,都让我们有理由悲观。

假如这个十年被错过,那么未来所积累下的政治、经济、社会等问题会更多,社会的总体负能量突然爆发的可能性更大!到那个时候,中国就真的步了俄罗斯的后尘,成了一个不死不活、黑恶横行、民生凋敝、道德沦丧的烂污社会,一个灰色的没有希望的社会。

由于最近香港问题的出现,以及朝鲜出现的一丝波动,连同美国对于俄罗斯的经济制裁等,我就此设想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也许会到来,而在这波浪潮的影响之下,也许中国这一次真的不会再错过了。

只是代价太大、阻力太大,全社会的勇敢之士、有识之士,是考验我们的时候了!专制是不义的,必然会遭到历史的唾弃,自由是人的天性,人类也必将解除自己身上的枷锁!在网络启蒙时代,人们更不可能回得去。

就是单纯从经济上说,腐败所造成的社会成本的高昂,以及庞大的官吏队伍的存在,都注定了人民将不堪重负、企业将不堪重负;何况官僚主义、权力寻租所造成的社会不公平、浪费与低效!

总之,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但成功是坐等不来的。努力,至少还有希望!
 

 
 
附:
 
当时的跟帖——【这个也是我的观点,差距会再次拉大,其实差距的根源就是制度和文化。另一方面,中国的落后其实早就注定了,因为完全不具备现代文明的种子。
中国这三十多年,之所以能够快速在经济上迎头赶上,主要是技术模仿的便利,以及在全球贸易背景下,依靠低人权优势(降低社会交易成本、同时损害了大部分人的权益),通过出售资源和劳动力,来获得了一种全民致富热情的极大释放。
本身这种模式就无法维持,需要产业的转型,需要高精尖技术的支撑。但是由于环境恶劣,科技的发展出现了瓶颈。
今天的我们,后发优势是体现出来了,但是制度、文化没有进行相应的模仿和改造,只拿来了人家的苗,没有引入人家的根,这就必然引发后发劣势。没有法治,市场经济就不能完善;没有民主,自由、平等就是空话,而没有自由和平等的社会,本质上还是一个剥削社会、特权社会,社会的机体不健康,最终沦为一个腐恶横行、效率低下、道德沦丧的烂污社会。
如同当年的苏俄,依靠一种技术模仿和对于资源、人力的大规模使用,在国力上迅速赶上,但后来还是慢慢衰败。
当然苏俄的发展一开始就是畸形的。而中国的短板,就是在技术上都赶不上苏俄当年的那种相对优势。】

Orten

cctv

帖子Orten » 周四 6月 22, 2017 1:44 am

[url=https://intervision.ua/videosposterejennya]відеоспостереження Ужгород[/url] Наш специалист, по согласованному заранее с Вами времени, доставит под Вашего адреса сигнализацию, вместе в Вами выберет субрегион расположения, установит кронштейны равным образом настроит, в соответствии с Вашими пожеланиями, оборудование.

Без всяких, такая сигнализация стократ эффективнее, на смену ее классические аналоги.

Сигнализация с обратной связью, брелок-пейджер с ЖК дисплеем, турботаймер.

Тут при выборе следует ориентироваться всегда важность оборудования как и в любой момент свояк кошелек.

СПЕЦИАЛИЗИРОВАННЫЕ ЦЕНТРЫ ПО ДООСНАЩЕНИЮ АВТОМОБИЛЕЙ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ые внешние датчики для сигнализации в гараже

Дистанционный запуск без ключа равным образом без модуля обхода иммобилайзера!

Охрана квартиры, дома в here свой черед близких от воров вдобавок происшествий

Принимаем к оплате банковские карты Меню Техцентр Автобам О компании Автобам сегодня

Получать новые комментарии по электронной почте. Вы можете подписаться без комментирования.

Сигнализация — звуковоспроизведение сигнала либо сообщения: о событии; о состоянии объекта; или о действиях, которые необходимо предпринять.

Автоэлектроника, автоаксессуары, противоугонные системы, для автосигнализаций.

Мы предлагаем запасные части на отечественные автомобили: ВАЗ, Волга, Газель, а тоже запасные части до гроба импортные автомобили производства: Европы, Японии, Кореи в свой черед США в наличии и на заказ.

Куртки женскиеКостюмы женскиеЖилеты женскиеБрюки женскиеТермобельё женскоеТолстовки женскиеФутболки женскиеЮбки также платьяКупальники также нижнее белье


回到 “中国社会”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