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法是政治改革一条不归路

发表回复

确认码
输入您在图片中看到的字符,不需要区分大小写。

BBCode 禁止
表情 禁止

主题浏览
   

展开视图 主题浏览: 宪法是政治改革一条不归路

宪法是政治改革一条不归路

帖子四号 » 周六 8月 19, 2017 8:08 am

宪法(constitution)一词的意涵,通常具有两种涵义:坽宪法是一份书面契约,由政府在治理国家时所应服膺的规则所组成;夌宪法指的是政体,亦即一套国家真正赖以运作的制度。简言之,作为一套规则,宪法的意义有二:奅宪法条文,是以成文的形式出现;或在该国的持续活动中实际运作的宪政制度(Jan-Erik Lane着,杨智杰译,2003:5-6)。

  宪法(constitution)是一个具有两种涵义的字眼,我们在探讨宪法问题时常称这两种「宪法」的意涵为两种宪法的脉络:「脉络一」(形式上的成文宪法条文)和「脉络二」(实质的宪政制度)。

  宪法之构成,不只建筑在条文形式,她和一国之内政外交,更有着密切不可分关联。吾人就试从这些媚内外脉络,做一些浅显分析,并试图构思中国宪法可能之将来途径,作进一步剥析。

二,宪法与国家定位。

宪法为国家根本大法,亦为保障国家民主,政府不能在施政中侵犯人权的具体关键。中世纪荷兰哲学家秀斯说,人有天然理性,驱向和平。因此仅管古代没有完善法律,但仍能维持相当稳定维持社会秩序。霍布斯则认为为,人性是自私自利的,要没一套完整的管理和制约方式,则拥有强大人民授权的政府,难保部会对人民进行侵权行为。我们可以试问,一个拥有武力为背景的强致力政府,拥有强至税收和财政资源的政府,执政者,我们如何保证他们绝无渎职滥权,贪赃枉法,确定会执行善良管理人的托付,及人民对只的信赖保护?!

  另者,一个封闭的政权,当期习惯同一思维,与社会脱节之后,国家的人民意志该如何被妥善执行?或国政仅一部份人之狭隘,勿须人民意志作为施政依据?那么如此国家,和一群被管理的动物与动物园有何差别?人民不可参与国政,只能被动执行当权意志,则所谓国家,不过世少数人所有物,人民仅是被当权管理的两足兽而已。

  因此为避免政府这种拥有强大的国家暴力机器侵凌人权,必须有宪政作为根本规范,使执政当局不敢滥权渎职,不敢将国家有限资源寻租,宪法之设立及实践,才能免除这种对人权和执政贪渎之犯。我们可以看到,从突尼西亚到埃及,利比亚这些专制国家强人,如何借势藉端,将国家资源毫无顾虑纳入私人口囊,就可以知道。没有宪法规范的国家,和有宪法规范的陈水扁锒铛入狱,可以较处期间优劣。一则必须靠革命才能推翻贪渎政权,一则可以宪法规范,国家社会勿须付出昂贵代价,让贪图执政者就贩受到法律制裁。

  另者,现代国家和以往国家之别,仍是国家为全国人民之国家。国家为人民所拥有,而非少数人或特定阶层之专擅。国家之意志实行,为人民的意志实行,要保障人民意志成为国家法律和政策,政府施政不能违背民意,则非宪法不能。国家的根本定位,既国家为人民所有,既为人人平等,那么宪法保障,国民意志被惯彻和实行,是实践国家为人民所有的人民民主唯一规范,任何执政者都不能违背宪法为一党一人谋其私,否则既违背宪法之根本大纲意旨。

三,宪法与两岸关系

从上述我们可以知道,宪法既然为人人平等,断无地域人种差别待遇。以现今中国的特殊状况,要消冺这种分殊不平等状态,惟有一部全方位被认同的宪法不可。绝不可能宪法中另有宪法,所谓一中三宪这种荒谬想法。否则中国仅有联邦一途,意旣如美国的合众国。国为联邦,为诸邦国所联盟,因此中央有中央宪法,联邦有各邦国宪法,否则无法解释一国之境有诸多宪法现象。

  不管一国之中,是否有联邦,但中央宪法规定,必然要为国内人民全体所接受。断不可能甲地同意,乙地不同意,丙地有意见的根本大法。这种各地纷扰不协同的根本大法,只有制造人的不平等,和区域偏见和社会磨擦的根源。社会或一时勉强接受,长时之后,社会裂痕必然不断扩大,到最终临界点,随时都可能爆发内在冲突。此时想控制,要消弥人与人,地域与地域间的裂痕为时已晚。

  而我们知道,台湾的中华民国宪法,是一个容许政党轮替,一个有反对党的宪法。军队国家化,行政中立,政党不能经营媒体的的五权宪法,一部参酌德国威玛宪法的中国首部民主宪法。两岸如果无法解决阶级意识和宪法中根本差距,谈统一,无异是镜花水月,空渺无期。

  朴佳拉(Donald J. Puchala)即将区域性整合解释为:两个或多国家合并为一个新的较大国家,涵盖各国领土、政府、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等多层面的融合过程。而不管两岸将来如何,以中国之地域广大,区域人文各有不同,如何整合各地域和族群人文习俗之间差域,和实现民主协和的国家,中央宪法及宪政调整和修改以祈符现代化民主国家之列,实为刻不容缓。
从“人民主权”走向“宪政主权”才是现代宪政法治的时代精神

  诚如黄仁宇在「近代中国的出路」一书中所指出,中国最近几十年的变动,也蕴育着一种公众之志愿,期望的无非在重新创造一个新国家与新社会之体制。人民主权思想早已是革命时代的思想,应走进历史洞穴。我们要追求法治时代,就应该阐扬宪法主权思想,并使之成为现代民主法治国家的坚固盘石。

页首